南方彩票

欢迎您来到中铁八局!
你所在的位置:南方彩票/企业楷模/劳模风采
我的“假想敌”李永山
记我眼中的劳动模范李永山
时间:2020/4/24 16:19:35 作者:莫继生 来源:昆明公司

▲昆明公司副总经理李永山

2017年入党积极分子培训的“入党动机分享”中,我说:“我之所以想要加入中国共产党,缘起于身边优秀党员的感召”。我说的这个人,就是李永山。

初见,学院派工程师 

2009年7月,我来到昆明公司,经过丰富多彩的入职培训后,与其他5名同学一起被分配到哈滨地铁项目部,那时,他是哈尔滨地铁项目部项目总工程师。

第一次见面是在他的办公室,他正趴在地上看图纸,铺了一地,我们踯躅着不知是否该惊扰他,一位师兄忍不住还是敲了敲门。发现站门口的我们,他不好意思地一边收拾图纸,一边热情地让我们进屋。给我们倒了水,询问我们的学校、专业等情况后,给我们安排工作及学习内容。那时的他33岁,身材瘦削,一头乌黑的短发显得特别精神,眉头时舒时蹙,仿佛总是在思考着什么。他给我的印象就是一个学院派的工程师,工作认真仔细、要求严格严谨。

现实证明了我的猜想。为了保证现场施工技术交底的准确性,作为项目总工程师的他,对于技术人员编制的每一份施工技术交底都要逐字逐句的把关审核,除了审核交底文本,每一次现场交底他都会参与,以确保交底过程中不出现缺漏。当时的项目部设置三个工区,单就这一项工作,他就承担了相当于一名技术员三倍的工作量。

相处,好老师+好大哥

但我对他的猜想也是片面的。接触长了,我发现他虽然对工作一丝不苟,但绝不是顽固不化的老学究。他才思敏捷,总能把一些复杂原理通过简单、通俗的语言,或用比喻类比给我们阐述清楚;他博闻强识,天文地理、历史时事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他幽默风趣,偶尔会给我们开些无伤大雅的小玩笑,总能让大家会心一笑拉近彼此距离。不管是工作安排,还是学习培训,亦或是生活中的侃大山,他仿佛自带光环,总能成为焦点。

在工作上他是严谨严格的好师长,在生活上他还是一位贴心好大哥。记得刚上班的两个月里,因为我不是隧道专业,在地铁隧道施工中感觉很吃力,情绪也有点低落,细心的他发现了我的状况,发来短信鼓励我,大哥般亲切的话语让我振作起来。另一个工区的主管工程师涂亮因施工进度缓慢连续被项目经理训斥,自信心和工作热情倍受打击,他自掏腰包请我们三个工区主管工程师吃“大餐”,聊家常般对涂亮进行开导,并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教给我们一些解决工作障碍、心理困境的办法,使我们受益良多,对他也多了很多亲近和崇敬。

再见,成熟的带头人

多年以后的再会是在昆明公司机关楼下,他穿一身标准黑西裤、白衬衫工作装,还是那么笔挺精神,只是两鬓已经斑白,额上多了几道皱纹。没有寒暄、没有叙旧,时任桃花村物流基地改扩建工程项目经理的他直奔主题给我们解说项目概况及形势,依然一如既往的雷厉风行。360万土方开挖、210万方土方回填、2200米涵洞必须在1年时间内完成,部分施工场地的征拆还要2016年8月才能完成,这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2016年这一年里,工地上到处都是他的身影。时而化身施工员调配材料设备,时而化身技术员制定施工方案,时而化身安全员训诫教育违规操作,时而化身质检员纠正质量偏差……在他的带领下,我们充分利用在常规施工组织中的休息时间,深夜,别人都在休息,我们24小时三班倒的进行涵洞施工、土方施工;雨季,土石方无法施工,我们高标准修建运土通道保证雨季土方运输。在他的感染下、带领下,我们挥汗如雨、浴血奋战,在其他参建单位从质疑到吃惊再到敬佩的目光中,我们顺利完成了所有的节点工期。

而我们对他的敬佩,更缘于他的这一年是在承受了巨大的家庭变故打击中走出来的。他之所以从东北调回云南任职,缘于他的父亲被诊断为癌症晚期。大半年时间里,他白天在工地坚守,晚上去医院陪护,尽管如此,每天早上7点的早会他从未缺席。然而祸不单行,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带走了他原本健康的母亲,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父亲也因痛失至亲和病痛的折磨相继撒手人寰。这一切,他以顽强的意志挺了过来。

事后有人半开玩笑的问他:“李经理,到底是什么支撑着你坚持到我们完成节点工期。” 他捏了捏眉头说道:“责任吧,业主把这个项目交给公司,公司又把这个项目交给我,我要给业主和公司一个交代;你们这么多兄弟跟着我,我也要给你们一个交代。”

记忆中的片段定格在昆明公司执行力培训中的一个环节:每个人给自己制定一个“假想敌”,通过学习“假想敌”不断进步,最后超越“假想敌”。当时出现在我笔记本上的就是:“假想敌——李永山”。如今,看着他渐白的头发和越来越深的皱纹,我想,这个“假想敌”已经化作了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山,此生只能仰望!但我亦会一直在追逐的路上,永不停歇。